无标题文档
青海新闻网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新闻 青海体育 理论 专题 旅游 博客 论坛 各地 社会 生活 时尚 书画 百姓呼声 通知公告 汽车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 今日要闻 | 农村新闻 | 乡村文化 | 乡村人物 | 乡村热点 | 三农政策 | 乡村美食 | 乡村旅游 | 乡村特产 | 乡村视频 | 乡村公益 | 乡村论坛 | 田园映像
现在的位置: 中国乡趣网(青海)乡村人物
马牙古白:希望口弦旋律永流传
来源: 海东时报
发布时间: 2018-10-31 09:48:08
编辑: 霍成菊

  中国乡趣网讯  每一个民族都有流传至今的特色文化,而音乐,更为一个民族赋予了浪漫与诗意的独特气质。流传的民间音乐,自然也离不开这些民族独有的乐器。口弦,有人称其为世界上最小的民间古乐器。出生于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的马牙古白,从15岁开始便跟随父亲学习撒拉族口弦的制作和演奏,是撒拉族为数不多的既能演奏又能制作口弦的人之一。

  世界上最小的民间古乐器

  有积石山下音乐人之称的詹晋文,系原循化县文化馆馆长,现已退休。他告诉记者,在过去,口弦还用于洞房之夜新人之间的交流,由于口弦音质较弱,另一方就会俯身贴耳来听,因此撒拉族也把口弦称作“枕头琴”。

  关于口弦的归类,詹晋文说,由于口弦的发音原理独特,到底属于簧乐器还是弦乐器,至今没有正式归类。他本人更倾向于簧乐器一说,即靠一片或多片簧片振动发声的乐器。

  詹晋文展示给记者一枚口弦。这里之所以用枚而不是其他量词,因为它远比想象的小许多:长度还不足两节手指。拿在手里细看,这罕见的乐器显得十分细致精巧。这枚口弦约有一寸长,用红铜制成细窄的马蹄形状,中间由黄铜片做弦舌。弦舌高高翘起,顶端弯曲,尾部嵌在弦架处,由锡焊连接。

  詹晋文现场展示了口弦演奏方法。口弦演奏时需噙含在口腔内,用上下牙夹住,簧片朝外用手指弹奏或簧片向里用舌尖弹拨,簧片在口腔内振动发声。

  只闻旋律却不见乐器,余音在小屋中环绕,静心聆听演奏,口弦的声音并没有所想象的那般细弱,金属音质时而铿锵,时而婉转,或急或徐,娓娓动听。唇齿之间,经过大拇指轻轻弹拨,流淌一段清脆,传递一种心声。

  早年詹晋文对口弦的演奏十分感兴趣,专门研究过口弦的性能。他本人还曾为撒拉族歌曲《阿娜的口弦》作曲。这首歌中这样唱道:

  撒拉赛西巴(撒拉族男性人名)亲手打口弦,

  阿娜哈七卖(撒拉族女性人名)妙舌弹口弦。

  在三十年前,这首《阿娜的口弦》曾被当地文工队排练后在全县多地演出,颇受群众欢迎。

  探访口弦制作人

  詹晋文先生手中的口弦由马牙古白制作。

  马牙古白现居循化白庄镇上科哇村,他从15岁开始便跟随父亲学习撒拉族口弦的制作和演奏。如今,他是当地为数不多的既能演奏又能制作口弦的人之一。

  白庄镇位于县境东部,与甘肃省临夏市毗邻,距循化县政府驻地有二十多公里。人口不足2万的白庄镇,撒拉族占总人口的90%以上。集镇的路口处,有不少撒拉族群众来来往往,临街的商铺里人头攒动,十分热闹。

  在集镇十字西拐,这里有一条小道通往科哇行政村,再前行几公里,便是夕昌林场。这里有两处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红土嘴子遗址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遗址,位于白庄乡米牙亥村西至朱格村之间的科哇古城遗址,曾出土石斧、石锤、石杯等新石器时代遗物,说明距今5000多年前就有原始居民在此定居。

  村道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一扇扇虚掩的木制大门古朴而厚重。道路北侧朱格村清真寺的喧礼塔高高耸立,蓝天白云下,塔楼上的白、金、绿三色看起来十分醒目。

  马牙古白的家在上科哇村,这是个典型的人多地少的村落。马牙古白经营着一个食品百货代销店,位于两座小楼的中间。掀开店门的门帘进入,一眼就看见一个头戴白顶帽的中年男子正在为挑选东西的顾客服务。他就是马牙古白,忙于招呼顾客的他几乎无暇顾及其他。等顾客走了,马牙古白才有时间招呼记者一行。他引我们来到小店旁边的一间小屋,屋内有一张大炕,陈设十分简陋。

  马牙古白年近五十。育有两儿两女,女儿都已经出嫁,大儿子在上海开饭馆,小儿子大学毕业外在省内一家企业上班。现在马牙古白老两口的吃穿用度都由这个小小的经销店的收入来维持。

  纯手工打造的精巧乐器

  我们请马牙古白现场演示口弦的制作过程。

  马牙古白从炕柜里拿出一只长方形的铁皮盒子。打开来,口弦制作的原材料和工具全在这个长约30公分、宽10余公分的盒子里。

  马牙古白先用手钳截下一段直径在5毫米左右的红铜线,用锉刀等工具将其加工成两头尖细的口弦架。口弦架朝内的两侧要磨出一个深约2毫米的小槽,便于将口弦舌安放。

  口弦舌是从薄薄的铜片上剪下来的,一头宽,一头窄。马牙古白将其一遍遍精心刮薄、打磨,然后用大拇指轻拨试弹性。

  马牙古白说,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太薄或太厚都会影响口弦最终的音质。

  口弦舌插进口弦架之后,最终要用锡焊固定住,便于音质的稳定,这是最后一道工序。

  用钳子折弯,用剪刀修剪,在铁砧上一下一下小心地敲打,在模具板上用锉刀一刀一刀精心打磨……仔细算来,一只小小的口弦的加工工序有十多道,其中主要是口弦架、口弦舌的加工。

  马牙古白告诉我们,铁砧是他的父亲留下来的,模具板是他自制的,由质地坚硬的柏木制成。有一块模具已经破损,但马牙古白舍不得丢弃。一道道划痕和深槽中,全是岁月的痕迹。

  马牙古白现场为我们演奏。只见他单手悬空,大拇指有节奏地上下拨动,演奏《尕撒拉夸循化》《茉莉花》《编花篮》等曲目,这些都是马牙古白熟悉的曲目。

  有阳光从小窗透过来,照在马牙古白的身上,眼前这一切,几乎让人忘了这是在一个偏僻的乡间民居。

  更令人惊奇的是,马牙古白仅有小学二年级的文化程度,虽然不识谱,但凡是他会哼唱的,他都可以用口弦演奏。

  撒拉口弦面临传承难题

  马牙古白从15岁开始便从他的父亲那里学会了制作口弦。他的父亲同样既会加工制作,也能演奏。到了马牙古白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现在,马牙古白在上海开饭馆的大儿子马福祥传承了他的手艺。但是儿子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在这上面用心。马牙古白说,过年时,大儿子回来在家待了一个月,还亲手制作了几只口弦。儿子弹拨得很好,马牙古白的妻子亥洁告诉记者,现在他们的两个小孙子也会弹拨。

  马牙古白有八个兄弟姊妹,在家中他排行老二。少年时,村中孩子们玩的口弦都是马牙古白制作的。三十多年前,一只口弦能卖个两三毛钱,马牙古白经常制作口弦卖给小伙伴。十几年前,循化县首届艺术节还预定了上千件作为礼品。

  几十年过去了,马牙古白记不清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只口弦,其中最贵的卖过50元。虽然收益微薄,但马牙古白并不想放弃。“这是我们撒拉尔的东西,闲了玩一玩,挺好的。”马牙古白这样说。

  电影《永远的绿盖头》拍摄时,曾请马牙古白到骆驼泉现场制作并演奏口弦。而远在中亚地区的土库曼斯坦的学生,也曾来这里观看他制作口弦,但真正要跟他学习制作的人寥寥无几。

  口弦的历史十分悠久,而形制也是多种多样,在我国除了撒拉族,在彝族、苗族、景颇族、哈尼族中都有使用。口弦可以独奏、齐奏、合奏,也可以为歌舞伴奏。旧时,这小小的乐器曾在人们的生产劳动和日常生活中扮演过重要角色,在撒拉族人民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市场经济的大潮下,许多民间技艺难免尴尬,口弦也不例外,同样面临失传境地。

  在青海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推荐项目中,撒拉族口弦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传统技艺类,已有更多的力量加入了这支传承和保护民间技艺的队伍。保护与传承这项民间传统技艺虽然颇有难度,但希望仍在。(记者雪归)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青海网站群 | 青海新闻网 |青海日报 | 人民网青海频道 | 新华网青海频道 | 西宁乡趣网 | 青海省人民政府 | 西宁市人民政府 | 中国休闲农业网 | 乡村旅游网
青海旅游 | 西宁旅游 | 青海农牧厅 | 海东市人民政府 | 贵德县人民政府 | 海北州人民政府 | 海西州人民政府 | 海南州人民政府 | 互助县人民政府
湟中县人民政府 | 大通县人民政府 | 湟源县人民政府 | 城北区人民政府 | 西海都市报 | 西宁晚报 | 青海法制报 | 海东时报 |青海热线
中国乡趣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