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青海新闻网 青海省人民政府网 新闻 青海体育 理论 专题 旅游 博客 论坛 各地 社会 生活 时尚 书画 百姓呼声 通知公告 汽车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 今日要闻 | 农村新闻 | 乡村文化 | 乡村人物 | 乡村热点 | 三农政策 | 乡村美食 | 乡村旅游 | 乡村特产 | 乡村视频 | 乡村公益 | 乡村论坛 | 田园映像
现在的位置: 中国乡趣网(青海)乡村人物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双面人生
来源: 西海都市报
发布时间: 2018-05-16 09:26:35
编辑: 霍成菊

●多年来收养118个孩子●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拘

  2018年5月4日上午,河北省武安市午汲镇上泉村的“民建福利爱心村”(下称“爱心村”)内,74个孩子被武安市政府的大巴车接走。与此同时,武安市中兴路和西环路交叉处的万腾大厦三楼,一场关于爱心村存废的听证会正在进行,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和爱心村均有人参加。但爱心村的负责人李利娟并未到场。

  11点左右,听证会当场决定,因爱心村2014年至2016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未按规定报送年检材料,故撤销其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这意味着爱心村将被彻底清理、取缔。

  第二天,从武安市公安局传来李利娟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据官方通报,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已被警方从北京带回武安。

  李利娟和孩子们在一起。

  “总有人把孩子往她那儿送”

  连李利娟的亲属也不太记得,她是从何时开始收养孩子的。李利娟之前接受采访时曾说,她在1996年收养了第一个孩子——5岁的四川籍孤儿。

  当地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所谓的四川籍孤儿当时十几岁,原本是李利娟给家里请来的保姆,也是上泉村一村民亲戚家的孩子。

  与李利娟无数次对媒体讲过的一样,李贤说,李利娟收养孩子是因为亲生儿子曾被前夫卖掉。虽然后来孩子找到了,但此后她看见孩子就觉得亲,遇到别人不要的孩子她就领回家来养。

  在李贤眼里,李利娟从小就一意孤行,16岁认识了第一任丈夫,17岁生下了儿子。因为反对这桩亲事,李利娟生孩子时,全家人都不去看她,只有李贤曾去医院照料。

  收养孩子也是一样。李利娟没和人商量,就把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带回娘家。李贤把她们撵了出去,“你来可以,她不能进来。”

  后来,李利娟又陆续领回几个孩子,一群人一天三顿都在娘家吃饭。全家人商量了几次,都觉得接受不了。

  本来,李利娟领回家的孩子都是“黑户”,上不了学,结不了婚。记者此前于2017年2月采访李利娟时,她说,2006年,她曾为了孩子们的户口问题冲进正在召开武安市人代会的宾馆,嚷着要见市长。

  从那以后,孩子们的户口解决了。

  渐渐的,李利娟收养孤儿、弃儿的名声越来越大,被送到爱心村的孩子也越来越多。有时,派出所在路边捡到没人要的孩子也往爱心村里送。

  爱心村里孩子的来历,附近村民众说纷纭。有说是李利娟亲戚家的,有说被拐卖的,也有说是弃儿的。

  据记者了解,这些孩子中有的是非婚生子,被暂时寄养在爱心村;有的是家里穷,被父母主动送过去;也有的,确实是路边捡来的弃儿。

  据了解,2013年5月时,爱心村已收养孤残儿童56人。

  村里人称“沾边赖”

  爱心村属于上泉村地界,在村落外约2公里。

  5月5日当天,李利娟被刑拘的消息就在上泉村传开了。

  村里人管李利娟叫“四霞子”,因为家里4个姐妹中她排行老四。“李利娟”其实是四霞子的曾用名,她的现用名叫“李艳霞”。知情人士提供的身份证信息显示,李艳霞出生于1965年,今年53岁。此前她多次对媒体表示,自己今年48岁。

  多名村民说,他们被四霞子和她男朋友“许老大”欺负了近二十年,敢怒不敢言。大家还给她起了个外号:沾边赖——被她沾上边,她就赖上你。

  村里人凑在一起说四霞子时,总不忘提起一个人——上泉村村民张超(化名)。“是张超把四霞子带到我们村的。”村民说。

  张超与李利娟的相识源于湾河铁矿。那里正是爱心村的所在地。

  1989年,张超的父亲从别人手里买下铁矿。当时,探矿、采矿审批还不规范,张超家没办相关证照,“照样可以开工。”

  1998年,张超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利娟,后者想用2万元入股铁矿合伙经营,然后五五分成。初次见面时,李利娟穿了一件破旧的灰色羽绒服。在张超的印象里,李利娟那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

  被查出银行存款2000余万元

  “孩子去你家砸电视,有本事就抓他”

  5月8日,各种大型货车在武安市三环路上轧着碎石子飞驰而过,扬起一阵黄沙,吹得人睁不开眼。爱心村藏在三环路边的山坳里,四周除了崎岖的土路,再无他物。

  穿过两米多高的铁门,迎面是一块一米高、两三米长的大石,上面有三个红色的大字“爱心村”。红字下面是爱心机构常见的标志,一双手托起一颗红心。

  这里曾是李利娟和118个孩子的家。

  为了照料这些孩子,李利娟从附近的村子里聘请了二三十个60多岁的“阿姨”。每天早上,阿姨们带着孩子吃饭,然后上小学的孩子自己去上学,上幼儿园的孩子由阿姨们跟着坐校车送到幼儿园。孩子们走后,阿姨们洗衣服、收拾屋子,中午再接孩子们回来吃饭。

  住在南庄村的孙祥(化名)就是爱心村里的一名“阿姨”。她负责照顾5个上幼儿园和小学的女孩,每月工资2000元。

  她说,孩子们几乎每天洗澡,最多隔一天洗一次。平日里,孩子们吃面条、菜包、烩菜……食堂的菜总换花样,逢年过节还有饺子。

  有时,孙祥会被人问道:听说爱心村里打孩子?她会瞪着眼一个劲儿摇头: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虽然李利娟经常带着孩子外出看病,不总待在爱心村里,但孩子们和李利娟还是很亲。孙祥说,李利娟每次回来,孩子们都会大叫“妈妈好”,然后一窝蜂扑过去抱住她。

  从日常的衣食住行到带孩子看病,李贤估算,爱心村一年至少要花掉上千万元。“一个正常孩子一年生活费得一万左右,看病的三四十万元也不算多。”但具体的账目,李贤并不清楚。

  李贤说,这些钱有李利娟做生意赚的,但大多数是别人捐赠的。李利娟会把收到的捐款转账截图发在微信朋友圈,记者看到,有时,李利娟一天就能收到千元。

  李利娟被刑拘后,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的信息发布平台“新武安”微信公号透露了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李利娟名下有各类银行账户45个,存款2000余万元。

  “这些钱里有我的钱,有家里亲戚的100万元,还有李利娟之前开矿、开门市赚的钱。”李贤说。

  现武安市政府副秘书长石书军和李利娟的正面交锋发生在2014年,石书军时任武安市贺进镇党委书记。当时,他想招商引资,在南街村马鞍山引入2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

  当时,马鞍山南坡被吕盛(化名)承包了,他还在坡上开了一家永峰白灰粉加工厂(下称“永峰”)。因为多次发生安全事故,永峰被贺进镇安检部门吊销执照关停取缔。

  吕盛不愿关厂,镇里的人就找他谈判。“谈到第四五次时,李利娟出现了。”南街村村支书杨占山说。

  在贺进镇,杨占山第一次见到了李利娟。她自称在永峰投资了1800万元,是大股东,过来是为了谈赔偿。

  李利娟拿出一张临时占地合同的复印件。合同显示,永峰以一万元租下了贺进镇南街村100万平方米的山场,折合1500亩。但记者获得的一份“武安市临时用地批准书”显示,永峰的占地面积为2.56(亩)。

  “整个马鞍山才350亩。”杨占山猜想,李利娟的合同复印件是假的。

  就这样,赔偿的事,没谈成。

  2014年8月光伏电站开始打桩,李利娟派人过来把守施工现场。他们还把土堆到一起,阻止车辆通行。

  项目无法推进,原来的项目公司也退出了。石书军换了新公司重新选址,直到2014年11月1日,光伏电站项目才在马鞍山西坡破土动工。

  这一次,李利娟又找了过来。她说她在马鞍山种了10万棵树,被项目部砍了1.3万棵,每棵树价格1000元,镇政府要赔她2000万元。

  从那之后,李利娟每周都要带着十几个人去镇政府闹,石书军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

  石书军说,李利娟有时会带着孩子一起来。“(让这个)傻孩子去你家砸电视。你有本事就把他抓起来。”

  曾把别人的铁矿办到自己名下

  张超说,后来李利娟和他处了对象。上泉村村民也提起,当年张超的母亲去世时,李利娟曾以儿媳的身份披麻戴孝参加葬礼。

  或许因为这样的关系,两人在铁矿上的合作定了下来。张超管生产,李利娟管账。

  2000年左右,国家对矿产资源的管理渐趋规范,武安市开始取缔无证小矿。张超的矿井也被勒令停产。节骨眼上,李利娟帮他拿下了采矿证,湾河铁矿后来也更名为鑫森铁矿。但鑫森铁矿采矿证上的名字是李利娟。

  为此,张超和她大吵一架:我的矿为啥写你的名字?李利娟说,只有写她的名字,证才能办下来。

  那三四年,铁矿采出的块矿非常抢手。张超说,每天采矿量约一二百吨,按照每吨八九百元的价格,一天的流水就有近十万元。

  但好景不长。2005年,因为生意不景气,张超的矿井又停工了,李利娟也很少在矿上出现。没过多久,人称“许老大”的许琪来到了上泉村。

  张超记得,许琪是陕西人,以前抢过别人的矿井。后来,许琪还成了李利娟的男朋友。

  第一次见到许琪,张超就被他用啤酒瓶打破了头,还被连踢带踹地赶出了铁矿。张超说,许琪打他是因为禁止他与李利娟联系,但遭到拒绝。

  但李利娟的大姐李贤(化名)说,张超被打是因为他想对李利娟图谋不轨。“而且事后给了他补偿,算是让他退股,并没有抢。”

  对此,上泉村治保主任何长(化名)表示,铁矿之前确实是张超家的。后来,张超被人从矿上“打出来了”。

  在张超看来,自己的铁矿是李利娟的第一桶金。但李贤记得,李利娟二十几岁时经营汽车配件,已经挣了几百万。

  从爱心村搬出后,孩子们住进了社会福利院。

  73名未成年人已被分别安置

  5月4日上午,涉及爱心村存亡的听证会上,李利娟没有出现。

  据爱心村的孩子小洁说,当时,李利娟正在北京陪一个孩子做疝气手术。小洁第二天去北京找妈妈时,李利娟已经被公安机关带回武安。

  据李利娟的代理律师透露,李利娟目前被羁押在邯郸市第三看守所。

  李利娟被刑拘后,爱心村74名孩子中的73名未成年人被民政部门接管。

  由于此前有群众举报爱心村收养被拐卖的儿童,公安机关还特意采集了孩子们的血样和指纹,并录入全国公安机关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帮助他们寻找家人。

  如今,爱心村的大门已经上锁,院子内、院门口,均有民警执勤把守。

  据记者了解的情况,爱心村的“孤儿”中,已有32人被确定为有父、有母或有法定监护人。据《新京报》报道

相关新闻↓
    [ 返回首页 ] [ 打印 ] [ 进入青新论坛 ] [ 关闭窗口 ]
   
青海网站群 | 青海新闻网 |青海日报 | 人民网青海频道 | 新华网青海频道 | 西宁乡趣网 | 青海省人民政府 | 西宁市人民政府 | 中国休闲农业网 | 乡村旅游网
青海旅游 | 西宁旅游 | 青海农牧厅 | 海东市人民政府 | 贵德县人民政府 | 海北州人民政府 | 海西州人民政府 | 海南州人民政府 | 互助县人民政府
湟中县人民政府 | 大通县人民政府 | 湟源县人民政府 | 城北区人民政府 | 西海都市报 | 西宁晚报 | 青海法制报 | 海东时报 |青海热线
中国乡趣网版权所有